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|体育彩票走势图表31
拾 啟程
11/110

拾 啟程

  

  

  翌日,清晨。

  朝霞在遠山的頂峰緩緩地暈開,散落在路邊雪白的梨樹上。大雪壓在梨樹枝頭,漸漸融化成青色的雪水。看著隊伍龐大的一行人,茯苓為虞煙嬈披上了一件披風。“朝霞天露氣重,娘娘要注意保暖,茯苓在車外,有事就叫茯苓。”

  虞煙嬈看了眼茯苓,心下微暖。她攏了攏披風,踏上了馬車。

  坐在顛簸的馬車里,虞煙嬈和風清濯踏上了回京的路途。還有一個拖油瓶,風清轍。

  她掀開簾子,抬頭望著天,滿眼云破雨,低首看著路邊,梨花弄影。

  要變天了。

  虞煙嬈想,她的天也要變了。

  她一直仰望著北荒的天五年了,如今卻終究是要回去面對那個污濁的、京城的天。

  馬車上只有風清濯和虞煙嬈,風清轍坐在前面的那個馬車里。美其名曰是探路,但其兇險系數也是自然很高。

  那個馬車本來就是一個擋箭牌,誰讓風清轍自己樂意來湊這個熱鬧,也就隨他去了。

  虞煙嬈看著身邊的風清濯正閉目養神著,不禁陷入了自己的思緒。

  她想起茯苓昨日說的話:“馬上要回京了,娘娘切不可隨意鬧情緒,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。京中處處是人眼紅著娘娘,暗箭難防,奴婢也不可能無時無刻在娘娘身邊保護著娘娘,唯有王爺才可依靠。”

  風清濯?依靠?

  可她偏偏卻忘了,等到風清濯找到了虞珞瑩,她的一切的一切,都只能物歸原主。

  而只有自己,才能是自己唯一的依靠。

  虞煙嬈心下哂笑,茯苓還是太天真了。

  虞煙嬈又想起了昨天的那封信,主母讓她回京的時候叫風清濯來虞府吃飯。是虞珞瑩回來了嗎?

  那她到底要不要跟風清濯說這件事情呢?虞煙嬈的目光變得有些猶豫了起來。

  出于私心,她并不想說,可母親重病需要醫治,她不得不這樣做。可就算她說了,風清濯也不會去啊。

  那她的母親,該怎么辦?虞煙嬈的眼神又變得有些痛苦了起來。

  也許是虞煙嬈的目光太過熾熱,風清濯終于抬起頭看了一眼虞煙嬈。“怎么?”

  “王爺,回京之后,是否能去丞相府……”虞煙嬈小心翼翼地問道,但話還沒說完就被風清濯冷冷地打斷了。

  “不去!”

  風清濯的心里又忍不住開始生氣,虞家如此對她,她卻還對他們言聽計從!她什么時候這么好脾氣,這么懦弱得不知道反抗了?

  “好。”虞煙嬈垂了垂眼眸,反正也在她的預料之中,他怎么會去呢。

  “呵。”風清濯冷笑,“虞煙嬈,你真夠可以的,和離是你說的,現在想讓我回去去丞相府,也是你提出來的,虞煙嬈,你怎么就這么不知廉恥呢。”

  想著生氣,風清濯便狠狠地咬下了虞煙嬈的嘴唇。帶著憤怒的,霸道的,懲罰性的吻,吻的虞煙嬈快要窒息。

  她的嘴唇十分甘甜,風清濯的下體也有了反應,狠狠地頂著虞煙嬈的大腿。

  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 广东麻将番数表 11选5中奖助手下载 彩票七乐彩注册平台 单机什么手游最赚钱 股指期货风险度计算 3000元倍投法稳赚 陕西快乐10分钟玩法 杨麻子看胆预测 福彩快三投注技巧 民间炸金花游戏送现金 期期稳包单双中特 彩霸王稳赚六肖 动物狂欢怎么赢 安徽11选5计划预测 养异形鱼赚钱 内蒙快三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