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|体育彩票走势图表31
第八章   初賽?驚艷亮相
8/363

第八章   初賽?驚艷亮相

  一路上蘇黔都在唉聲嘆氣,后悔著自己剛剛無比傻逼的行為。

  她這是吃飽了撐著嗎?還是良心泛濫成災了沒處用?

  居然就花了那么多功勛值?而且看剛才那男人的樣子和架勢,也是有能力救下那個小男孩兒的!自己這是腦殘片吃多了吧?!

  雖說蘇黔無比郁悶,還是強打起精神,往比賽場地走去。幸好比賽場地離剛剛的地方不遠,否則蘇黔還要花十幾塊錢打的去現場。

  看著自己受傷的手臂,蘇黔恨恨地咬了咬牙,在心底咒自己命不久矣。

  就這樣胡思亂想著,蘇黔來到了eternal公司大廳內。

  這次比賽,eternal公司特地在自家公司內開辟了一個演播廳,雖不比外界的專業場地大,但是里面配用的工具可以實打實的,可見eternal公司對這次選拔賽的重視程度。

  環視一周,蘇黔抬腿向前走去,那里,正是去往待機室的方向。

  等蘇黔走進待機室,這才發現,有不少人都已經到了,各自坐在板凳上,緊張地準備著賽前道具。

  蘇黔微微一笑,并沒有太過大勢,而是低調地垂下頭,端端正正地坐在皮椅上,戴著乳白色的耳機,熟悉著這首歌,《南風吹》。

  不知過了多久,這次比賽的副導演帶到這兒,獨特的大嗓門兒中氣十足。

  “抽簽!比賽!”

  所有選手一窩蜂地擠過去,摸摸這個簽,看看那個簽,唯有蘇黔靜悄悄地站在最后,抿著唇輕笑著,看著這一幕,靜而不語。

  好像,又回到了前生呢……

  失笑著搖頭,蘇黔淡淡地等前面的人抽完簽,上前一步,拿走了最后一根木簽,翻過來看看數字,沒有像別人一樣,或是驚嘆或是緊張或是沮喪,只是淡淡一笑,微微點頭,又亦步亦趨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。

  副導演眉頭一挑,看著蘇黔的目光中不自覺的帶了些欣賞,很少看到這樣年紀輕輕卻又穩重的孩子了。

  “三十六……”

  蘇黔暗自低喃,繼而撐起下巴望向窗外。

  淡淡的,昏黃的,暖洋洋的陽光投射而下,穿過薄薄的窗戶照在蘇黔精致的小臉上,一如既往的抿著唇,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,像展翅欲飛的蝴蝶,黑亮的瞳孔似帶有魔力,如一個吸人的漩渦,深邃,神秘。

  不少人都屏住了呼吸,看著陽光下的少女淡淡的笑,心跳都加快了不少。

  有些大膽的人已經掏出手機,將這唯美的一幕定格在了屏幕上,照片里的女孩兒像一位女神,泛著溫暖,卻又透著一絲疏離。

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待機室中的液晶電視上,主持人已經將三十四號請下臺。

  “下面有請三十五號登臺表演!請三十六號做好登場準備!”

  蘇黔低不可聞地笑了一聲,緩緩起身,感受著血液里沸騰的力量,愜意地瞇了瞇眼,向演播廳里走去。

  出示了自己的卡牌,蘇黔站在演播廳里的后臺,看著三十五號的表演,看著對面認真傾聽的四位評委,有趣……

  那四個評委,皆是這個世界里樂壇中各個年齡層段的人的偶像。

  歌后,鮮曉雨。

  歌王,呂中墨。

  新生代偶像,小王子彭飛。

  新晉樂壇小鮮肉,程臨航。

  蘇黔伸了個懶腰,看著三十五號的表演漸漸落幕,活動了下身子,等待著主持人的“命令”。

  “好!四位評委已將三十五號的表演點評完畢,下面有請三十六號上場!”

  終于到她了……

  蘇黔眼里閃過暗芒,穿著一身水袖裝上了臺。

  燈光暗了下來,蘇黔坐在木凳上,看著眼前擺著的一架古箏,嘴角揚起,深深地吐了一口氣,輕撫上古箏,指尖一挑。

  清脆的樂聲悠揚地飄蕩開來,評委席上的四位眼瞳一縮,相視一笑,坐正了身子。

  他們已經聽出來了,這個三十六號,必定不簡單……

  輕快的樂曲從蘇黔的指尖溢出,一身青色的古裝,不施任何黛粉,在燈光的照耀下,美的驚心動魄……

  她的烏發只是很簡單地用了一根白玉簪子給挽了起來,小巧的耳垂下掛著一對珍珠耳墜,精致的面容,在一席古裝的襯托之下,顯得更為出塵,好似那清水出芙蓉的美貌。

  她漫不經心地垂著眸,下巴微微抬起,刻在骨子里深深蔓延出的一股尊貴之氣,足以讓所有人神魂顛倒。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選手,可總讓人覺得她就是凌駕于他們之上的女帝,矜持卻透露著威嚴。

  不要說這首曲子了,就單憑蘇黔的相貌與其實,足以讓所有人心懷震蕩。

  輕輕抬眸,蘇黔淺笑著對準面前的麥克風吟唱。

  “千里外一株楊柳,

  啟簾你佛水笑對,

  一句思念了沒,

  塵緣不必追,

  斜陽因落山才美

  ……”

  輕輕柔柔的嗓音,低唱著清麗的曲兒,開口第一聲,就讓所有人沸騰。

  呂中墨霍然起身,緊緊地盯著蘇黔的身影,眼里盛滿了震驚。

  而其他三位也一樣,火熱的目光像一支利劍,將蘇黔禁錮的牢牢地。

  蘇黔絲毫不受影響,自己唱自己的,前奏彈完之后,蘇黔站起身,目光遙遙的望向天那邊,悠遠而寧靜。

  獨有的嗓音,讓現場的所有人一陣恍惚,仿佛來到了一座小城里,橋上少年,橋下少女。

  他笑著對她說:“待我功成名就,娶你可好?”

  她羞紅著臉答應,可時光流轉,昔日少年也一去不返……

  剎那間,舞臺變了,從蘇黔身后飄下片片柳絮,幾株楊柳孤單的佇立著,飄揚著自己的發絲。

  蘇黔撐著一把油紙傘,嘴角的笑溫柔而蒼涼,站在石橋下,凝視著涓涓細流的溪水,眼里的光,癡戀,黯淡,卻又那樣堅定……

  遠方,已不見當年意氣風發,笑吟吟的少年。

  可是少年的那句“待我功成名就,娶你可好?”還在天地間回蕩,如夢似幻……

  蘇黔啟唇,吐出最后幾句歌詞。

  “離人淚,又夢回,

  錯綰青絲亦無悔,

  柳靨落銅鏡空描眉,

  客鄉有誰,

  我轉青山轉水……”

  畫風一轉,蘇黔背后的景象支離破碎,舞臺上的亮光再度暗沉,幾秒后,古箏的聲音又響了起來。

  蘇黔彎唇輕笑著,一手壓著琴弦,一手輕輕撥弄,清麗婉轉的尾曲紛至沓來,好似細細淌過的流水,慢慢流入人們的心間,還帶著不宜察覺的憂傷。

  最后一道樂聲落下,全場寂靜,他們都呆呆地凝望著臺上低垂著眉,淺笑著的少女。

  不知是誰先打破了這份寂靜,干脆利落的掌聲回蕩在演播廳內,接著,雷鳴般的掌聲響起,不,比雷鳴之勢還要厲害!

  蘇黔看著眼前的景象,勾勾唇角,不錯,正是她料想的景象……

  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