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|体育彩票走势图表31
第七十九章   萬物為規!(三)
86/94

第七十九章   萬物為規!(三)

  宇天圣去了城內的一處酒館,風宇正坐在樓上一個單獨的隔間之內等著宇天圣,宇天圣因為之前就打扮了一番,也沒有人注意到他就是宇天圣

  “誒,怎樣了,找到什么了嗎”

  風宇正坐在座位之上,茶水都已經倒好,就是在等待宇天圣的到來

  宇天圣坐下,從懷里掏出一瓶酒,將杯中的茶倒掉后,重新倒入酒喝了起來

  “那個南宮鋅是個狠角色啊,找到了一點,但是沒有針對你的,不過你要小心,那家伙動起手來估計也是和我一樣,殺人不眨眼的”

  風宇霎時間發了個哆嗦,那天晚上拒絕他看來是對的,他可不想和那個恐怖的人呆在一起。而轉過頭來想一想,現在這個宇天圣不也一樣是這樣的人么

  風宇的手在桌上抖了抖:“對啊,我二哥很厲害的,南宮鋅自然會跟著他啊”

  “等等”,宇天圣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“你二哥卻是存在謀反的意思,不過應該是被南宮鋅唆使的,如今你或者你大哥手上掌握了什么權利”

  “我手上沒有什么,你也知道我可是護衛都沒幾個的人,唯一的權利就是隨便出去玩,算么”

  宇天圣一臉嫌棄的看著風宇:“真是一無所有,你大哥呢”

  “我大哥,誒,好像比那些將軍還厲害呢,十歲就成為了靈師,現在十八歲,已經是一名靈皇強者了,而且從小讀兵法,現在已經掌握了十分之六七的兵力了”

  風宇的回答讓宇天圣思索了一會兒:“你二哥掌握了大部分商業,就掌控了大部分經濟,這也是很重要的,但這么一來也無法構成更大的威脅,那么你二哥很有可能下一個目標就是對付你大哥,掌握兵權,那么以后的位置也坐穩了”

  風宇連忙招手:“喂喂,這么恐怖的啊?我能不能去跟他們說我放棄父親的位置了,反正我也沒想過”

  “你真是榆木腦袋,你要是一點用處都沒有,南宮鋅也不會找到你了,而且那天也不會有人在外面監視你。而且我猜監視以前應該一直存在,你好好想想你有什么值得他們注意的”

  風宇喝了口茶望了望窗外,做出一副苦思冥想的樣子,最終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,宇天圣緊緊盯著他,認為他想出什么了,可結果是令人失望的

  “不知道!”

  這種斬釘截鐵的態度著實讓宇天圣說不出話來

  “行,不知道算了,我自己查”

  宇天圣一口把酒喝完草草離開

  天空如同深淵一般沒有一顆星星的夜晚到來,皇宮中只有半夜巡邏的聲音,寂靜的如同有一頭吃人的妖獸匍匐在暗處,等待獵物

  宇天圣這一次在風宇的要求下,穿上了一身緊身的夜服,行動起來也比較方便一些。巡邏的人也絲毫沒有發現有什么不對

  宇天圣前往的是風植寢宮的方向,不知為何,他有種不安的心情

  大皇子風植已經入睡了,房屋周圍也是有許多人不斷的巡邏著,宇天圣直接從另一處屋頂躍了過來,小心的趴在屋頂上。如果猜的不錯,今晚一定會出事。沒有人注意到宇天圣的身影,他也進入了隱藏狀態

  等了大概一柱香的時間,一道身影悄悄的爬上了屋頂,宇天圣清楚的看到了那人的樣貌,正是南宮鋅,他著裝上也是沒有做任何的隱藏

  宇天圣一動不動的,南宮鋅也沒有發現他。后者手掌在屋頂上畫了一個圓,沒有任何光芒,南宮鋅進入那個圓圈之內,便進入了屋內

  這么年輕,便是靈帝了嗎。宇天圣暗嘆道,自己依然在屋頂上觀察南宮鋅下一步的做法

  宇天圣本以為南宮鋅肯定要找什么東西,比如兵令之類的。但后者并沒有這么做,而是直接朝臥在床榻的風植走去

  南宮鋅在離床榻一米多遠的地方停下蹲了下來,在地上畫著什么東西。畫完之后才可以看清楚是一種詭異的陣型。宇天圣也認不出來,要么是很高級的,他沒見過,要么是非常低級的,他也沒見過

  南宮鋅饒過陣法來到風植的床前,拳頭緊握著抬起,也沒有覆蓋上天靈,卻有種非常強大的力量在里面。就在南宮鋅錘下去的一瞬間,風植突然睜開眼,一個側身多過了這一拳

  風植心有余悸的快速起身蹦下床來。南宮鋅的一拳引起的巨大聲響卻并沒有另外面的人聽到。風植也擺出戰斗的架勢

  南宮鋅瞥了一眼屋頂,再次握緊拳頭沖向了風植,風植揮手,劃起一陣伶俐的風刃襲向南宮鋅。后者拳頭上覆蓋起一層冰,風刃吹到那上面僅僅發出一聲“叮”的聲音便消失不見了

  風植下一步動作還沒有做完,半空中升起的巨風還沒有完全刮起來,就停了下來。風植嘴角溢著鮮血,腦袋緩緩的低了下來看向胸部。一根綠葉正中間的插進了左胸,直接插進了心臟。緊接著風植的身體轟然倒下,血一點點的流出

  “還真是謝謝你了,哈哈”

  南宮鋅看向宇天圣的方向,宇天圣也沒有藏著了,直接從屋頂上進入了屋內。剛剛聲音之所以沒有傳出去,就是宇天圣出的手

  南宮鋅拎起風植的尸體,將他扔進之前畫好的陣中。尸體剛剛著地,一堆尖刺仿佛是從地底下長出來一般,瞬間貫穿了他的身體,鮮血頓時如同噴泉一般涌出

  南宮鋅接著從懷里拿出了一樣東西扔在了風植的尸體旁邊。形狀是一種匕首的樣子,通體散發著鋒利的亮銀色,上面刻有一種奇怪的文字,好像是一個“針”字

  “沒想到你還真的敢這么做”

  宇天圣眼神鋒利的盯著南宮鋅

  “有什么不敢的,快走吧,等下就不好弄了”

  南宮鋅沒有多說什么,再次從之前進來的地方出去,宇天圣看了一眼風植的尸體,也跟著離開了

  回到風宇的屋內,風宇顯然還沒有睡著,正焦急的等著宇天圣

  宇天圣不走尋常路,依然是做賊一樣的從屋頂上跳了下來,嚇了風宇一跳

  風宇快步上前詢問道:“怎么樣了?”

  宇天圣親描淡寫的說道:“沒什么,只是你大哥被那個南宮鋅殺了”

  風宇顯然被驚到了:“什么?這還沒什么事?”

  “你又不是他親兄弟,同父異母的,玩什么緊,你要是真的不想卷進那個搗亂鬼的目的里面,現在就跟我一起走”

  “不行!父皇會有危險的,況且,二哥應該不會對我動手的吧”

  宇天圣忍不住了,向呆滯的風宇呵斥道:“你以為你很安全嗎,那個南宮鋅下一個目標很可能就是你,我再過時日就要走了,到時候你只能自生自滅知道嗎?他的手段很殘忍,他不是去偷兵權的,他是去殺人的,你別以為你還能活太久,現在跟我走,這算我看上你小子了”

  “我…”

  “你這個娃娃,不懂事!明天你自己看吧!”

  宇天圣憤憤的瞪了一眼風宇,自己直接走出去了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 亿客隆彩票官网 澳门篮球即时赔率 雷速体育直播app下载 新疆11选5 世界杯竞彩比分分析 即时赔率加强版 澳洲幸运8 辽宁35选7 18选7 足球比分 湖北11选5 1zplay 电竞比分 1818比分直播 澳洲幸运8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直播 重庆幸运农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