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|体育彩票走势图表31
第一百七十九章 不忘初心,方能始終
181/181

第一百七十九章 不忘初心,方能始終

  “余簡,余簡,簡………”

  “你又吸煙!你不是答應我戒煙……”

  時間似乎回到了十五歲那年,畫著煙熏妝的我,涂滿黑色指甲油的手熟練的夾起一根香煙,湊到發干的嘴唇上,吸了一口。

  眼神飄渺,陰死陰活的看著從嘴里吐出的煙霧,在接著吸第二口的時候,那個如同天使降臨的少年出現在視線中。

  那是我第一次遇到顧言,其實早在很長時間,我就已經認識他了!只是我沒說而已。

  從來沒有什么能吸引我的注意力,除了煙與酒,我卻被那個午后坐在操場上溫習書本的少年,深深的吸引了。

  從那以后,視線里多出了一道風景!

  從小被冠著“問題少女”名號長大的我,人生頭一次,想主動結交他這個朋友,僅僅是為了把他拖下水……

  “余簡,余簡,看著我,看著我……”

  聲音又在一次在耳邊響起,演奏出無限雙重低音大號,我勉強睜開眼睛,視線模糊,聚焦了很久,才慢慢看清那張熟悉的輪廓。

  那張帶著焦急,布滿淚痕的雙眼,在我睜開眼睛的那一刻,欣然露出笑容。“對,就是這樣,看著我……”

  “時……珩……呃……”我大口大口的喘著氣,鼻尖溫熱的液體慢慢流出來。“我看到了十五歲的我,或許……從那里開始……一切都發生了變化…………”

  我被時珩橫抱起,因為快速奔跑的緣故,顛簸的很是難受。他慌亂的抬手替我抹去鼻血,不停的往前奔跑著……

  白熾的燈光正面直射在眼睛上,一張張陌生的臉圍在病床前,耳邊噪音不斷,卻一直沒得到終止。

  意識已經逐漸接近煥然,甚至即將昏迷過去,突然感覺到,面對死亡的瞬間,并不是一眨眼的事情。

  它很漫長,長達一個世紀,卻又很短,短到幾秒鐘……

  冰冷的機器,陌生的戴著口罩的人,和死亡氣息的籠罩……每一個時辰,都是痛苦的煎熬……

  喉嚨涌上一股鮮血,在大腦還沒做出反應之前,順著嘴角緩緩流出來,滴落在白色床單上……

  很痛,很難受!

  死亡的感覺的確讓人反感,來自內心的恐懼占據了太多,我卻能很清楚的知道,我會死!

  當眼前的世界開始呈顛倒,景色畫面變成黑白,耳邊的噪音終于停止后,我只當是沉沉的睡了一覺,醒來后,都會改變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兩個情侶之間,有心靈感應,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存在,就在我身旁,離我很近。

  那是我醒來后的第一天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時珩,身體虛弱到只能躺在病床上,靠氧面罩呼吸。

  床頭柜上放著一臺心臟測試儀,微弱的心電圖上下起伏,卻又像個死亡計時器,時刻提醒著我,我還能存活多久。

  我們彼此都沒有說話,認認真真的看著對方。眼角無聲的滑下一顆淚珠,時珩張了張嘴,喉結滾動,最后化為無聲的淚珠,從眼角流出來。

  “呼……好好活下去……”

  “我會等你,一直等著你……”

  “……傻瓜二珩,一定……呼……要活下去……”

  聽說,你在死之前,往生的記憶會不斷涌現出來,一遍遍在眼前回放著,人的這一生走過的路。

  而我的回憶,是從十五歲那年夏天開始,短暫的四年時光里,一路走來,沒有多瀟灑的人生,甚至有點二逼。

  我該慶幸,人生剛剛開始,遇見了顧言,結束有時珩陪著……

  “滴————”

  時珩喉結滾動了幾下,張了張嘴,眼淚止也止不住的往外流,最后趴在病床上放聲痛苦!

  …………

  2017年新的一年夜里,潔白的病床上,安放著幾朵鮮花,和一本牛皮紙包裹的日記本,用牛皮繩纏繞著,繩子的末尾系著一個小風鈴,古銅金屬感,和牛皮包裹的日記本很搭。

  時珩在次推開這間病房門,淡藍色紗窗,隨風飛舞著,半開的窗戶能看到對面的島嶼。

  恍惚之間,似乎又看到,那個坐在病床上,眺望著窗外發呆的女生。

  那個一直沒有解開的疑惑,終于在今天找到答案,也終于實現了她最后一次的夢想。

  時珩輕輕拿起病床上的日記本,半松開的牛皮繩子,從日記本掉落出一張紙,悄然無聲的落在病床上。

  時珩伸手拾起那張紙,蔚藍的海面上,倒映出天空的顏色,和海水中的巨鯨!

  時珩拿著那張畫,和日記本離開病房,再次去了醫院對面的島嶼。在礁石上跳躍著,直到站在最高點,任由海風吹著衣服,大衣被掛的咧咧作響。

  雙手做喇叭裝放在嘴邊,沖著一望無的大海,吶喊出了心底最后一點咆哮。“啊————”

  時珩看了一眼手中攥著的畫紙,手指一點,一點的松開,最后在指尖只剩下一點抓不住它的時候,被海風卷入大海中。

  隨著她的離開,一起掩埋在大海中!

  葬禮很平凡,都在一切的計劃中順利進行著,直到對方將骨灰盒交給他的時候,時珩才明白,余簡真的是不存在了!

  時珩帶著余簡的骨灰又來到了那片島嶼,登上了那艘輪船,站在最高點,眺望著一望無際的大海,看著海平線漸漸升起,直至淹岸邊的礁石……

  海鷗低垂盤旋著輪船上空,矗立在海岸中心的燈塔,白色的塔身,紅色的塔頂,停留著許多海鷗,撲閃著翅膀飛向廣闊的天空。

  在海面上漂流了一天,時珩終于想清了某些事,最后買了回北京的機票,抵達那座小屋,收拾著余簡的遺物。

  東西很少,幾乎可值得保留的物品寥寥無幾,除了一些畫本,時珩找不到任何和余簡有關的物品,像是有人刻意趕在他之前,將物品全都收走。

  頹廢的坐在沙發上,從背包里取出牛皮包裹的日記本,小心翼翼的打開纏繞的繩結,翻開第一頁,貿然映入眼簾的是,熟悉的名字。

  “顧言”

  時珩合上日記本,又在雜亂的儲物箱子里翻找著,最終找到幾封信件,看了看信件上的地址,又看了看手中的日記本…………

  林莘是在新年剛剛過去不久,收到了一封陌生的郵遞,收件人寫著顧言的名字,卻寄到了她曾和顧言在外租的房子里。

  當詢問過快遞員后,快遞給出的答案卻是,顧言并不在學校,他的同學讓寄到這里的!

  林莘也沒有多想,雖然兩個人已經分手了,但也算是半個朋友,找個機會再把包裹還給他也可以。

  閑置靜放了幾天,卻一直沒有時間送還,偶然間水杯不小心灑到了快遞包裝盒上,浸濕了一大片。

  林莘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,但又怕水將里面的物品弄濕,只好親自扯開快遞包裝盒,卻從里面跌落出來一本日記本。

  攤開的日記本一頁,寫著:我很慶幸在短暫的時光里,遇到顧言,那個長著一雙小鹿眼睛的男生,笑容很美。

  緣分一直是個很奇怪的東西,當林莘鬼使神差的給那個寄包裹的人回了一封信,告訴他/她包裹寄錯了,顧言并不在這里。

  三天后收到對方的回信,簡短的幾句話:幫我轉交給顧言,謝謝!

  林莘又試著回了一封,心里大致明了,對方是誰。卻發現對方寄來的地址,和上一個不一樣。

  “我可以去看看她嗎?”林莘顫抖著雙手寫下這段話,投遞出去!

  等了五天左右,收到了回信:日記最后面,有她的地址!

  收到日記到回信,一共浪費了十五天的時間,林莘終于在十七號買了回北京的車票,火車人很多,身形單薄的她擠在過道里,看著窗外飛馳而過的景色,陷入沉思。

  兩天的旅程,見到了一直想見的人……

  從北京回南京,林莘帶著日記本去找顧言,安靜的咖啡店里,靠窗而坐的兩個人,相互凝望了對方一眼,像多年不見的老朋友,互相問聲好。

  “寄給你的包裹,不小心寄到我那里了,現在還給你。”林莘微微嘆了口氣,將日記本遞出去,放在顧言面前。

  “你還住在那里,我以為你已經搬走了。”顧言垂眸看了一眼日記本,輕聲開口說:“麻煩你了,謝謝。”

  “很快就搬了。你不打開看一下嗎?”

  顧言抬手輕輕打開日記本,翻看了幾頁后,表情凝重的看著坐在對面的林莘。

  “我也是剛剛知道的,我覺得,沒必要對你隱瞞下去。余簡去世了,日記本后面,有墓地的地址……”林莘垂眸看著自己的手指,連她都不敢接受的事實,顧言又如何承受的了。

  腦中回想起余簡來南京找顧言,她們在咖啡店里簡約的交談了一下,那一次,卻成為了永別。

  顧言一時間呆愣在咖啡店里,不愿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。她說她會回來,二十歲的心愿還沒有完成,他要替她實現……

  2017年二月十八號,天空微微下著小雨,一排排公墓佇立在那里,墓碑上刻著逝者的名字,和一張張黑白相片。

  打著黑傘的少年,步伐沉穩的往前走,最終步伐在一個墓碑前停下,凝望了墓碑上的名字許久,慢慢俯下身,修長的手指輕輕佛過墓碑上的名字凹槽,最終停留在那張帶著笑容的臉上。

  吶,再見了!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 北京pk10直播软件 在澳门赌大小 北京快3稳赚和值 3d都有哪些玩法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贵州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11选5技巧稳赚任二 20019今晚六开彩开奖 手机三公游戏下载 二人麻将棋牌可兑现 时时二星直选 一分赛车计划 斗牛看牌抢庄计算器 时时彩一天赚200元方法 到底有没有北京时时开奖结果 四川时时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