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|体育彩票走势图表31
第99章 舒情番外 沒有人等她了
99/99

第99章 舒情番外 沒有人等她了

  沐婘和祁熠去領證那一天,舒晴又去了一次墓園。因為去的匆忙,她便在墓園邊的花店買了幾樣花自己搭配了起來。

  

  墓園本來就是清冷的地方,加上大冬天的也沒有什么人會過來。老板見她搭得好看,便問了一句,“以前學過?”

  

  她頷首,老板又追問,“自己過來了嗎?”

  

  她把過長的花莖給剪掉,笑了笑,“對啊,來看我丈夫。”

  

  她似乎從未跟任何人承認過沐澤是她的丈夫,至少在他活著的時候。無視女人同情的眼神,她把剪刀輕輕擱下,抱著包裝好的花,大步向墓園走去。

  

  與外面的氣氛截然相反,臨近過年的墓園更顯得孤寂。她輕車熟路地找到他的墓地,看著昨天拿來卻被蒙上了霜的花,無奈地笑笑,又把另一捧同樣的放在他墓碑前。照片里的他笑容可掬,永遠也不會老去了。

  

  舒晴突然想起第一次見沐澤的情景,那時候的她好像跟現在的沐婘差不多大。

  

  說起來她和沐澤唯一的交集還是因為祁昊,她是祁昊秘書的助理,當時她對這位年輕又帥氣的老板暗許了芳心。

  

  她有才華也肯努力,沒多久秘書因為犯了錯誤就被炒了魷魚,她也升了職頂替了她的位置。

  

  秘書偶爾也要陪著老板應酬,她酒量一向不好,祁昊也沒有勉強過,可是那一晚是她的生日,她便自動請纓去了飯局。

  

  這似乎是某一種暗示,她想她年輕又貌美,他不會拒絕吧。

  

  當晚沐澤也在,散場之后,祁昊就離開了。也是這晚,舒晴才知道祁昊原來一早就有老婆和孩子。

  

  他們之間也只是她的一廂情愿,一廂情愿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,對方甚至沒做什么,只是不經意地掃了一眼,你的心里已經小鹿亂撞了。

  

  舒晴越想越覺得難過,酒嘩啦啦地就進了胃,她并不是不諳世事的女子,只是面對祁昊時才像個傻姑娘。

  

  她也懂得沐澤眼里的情愫。幾乎是第一眼看他,她就在他眼里看到了驚艷。但她不以為意,她在很多人眼里都看到這種驚艷,她承認沐澤的條件很好,但沒感覺就是沒感覺。

  

  但她最后就是跟這個沒感覺的人發生了關系。兩個人醒過來的時候,他比她還呆,什么話也說不出來。

  

  最后看著她穿好衣服離開。

  

  她發現自己不對勁的時候,已經很晚了,孩子已經將近兩個月了,也是那時候,祁昊的妻子突然來了興致到公司找他。

  

  那是她第一次見她,自作主張地說了很多他在工作中的習慣,企圖隔閡他們的關系,她不甘心,為什么她才遇見,就已經輸了呢。

  

  但自始至終,這份愛意只有他妻子知道,她就帶著它辭掉了工作嫁給了沐澤。

  

  她并不愛沐澤,也談不上愛他的孩子,哪怕那個孩子是自己生的。更何況,生沐婘的時候她吃了不少的苦頭,幾乎沒能熬過去。

  

  不可否認的是,沐澤是個好丈夫,也沒提過想再要孩子的事情。

  

  女生的感情不一樣,所有細枝末節的溫暖記憶會一下一下地推倒筑起的心墻,就像滴水石穿、愚公移山一樣。只不過,她的心墻比較厚,推倒的時候也比較長而已。

  

  沐婘十八歲的時候,舒晴再一次懷了孕,她不想再歷經那種疼痛,再加上她的年齡也不適合生孩子。她以為沐澤能理解的,所以并不打算告訴他。

  

  但他最終發現了她的病單,一個月后,他提了離婚。她也賭氣地簽了名。

  

  她很清楚他沒有變心,就想著出國幾個月看他會不會來找他,在異國,很多個早晨,她迷迷糊糊醒來的時候,就會打電話給他,在摁下電話的那一刻,又總會想起他們分開了的事實。

  

  其實男生比女生要果斷得多,譬如他說分開他們就真的斷了。

  

  她不是沒有想過向他解釋,可話一到嘴邊,就總說不下去。她承認,那時候她愛她的驕傲甚過他。

  

  可異國的很多個也晚,她想起的不再是20幾歲時那個喜歡的人,而是他那雙擔憂的眼睛。

  

  后來,她放下身段找過他好多次,期間她也有回過北城,他們見面,他不咸不淡的樣子,讓她羞憤。

  

  再后來,他在短信里明確地說要和另一個人在一起了,問她要不要回來一起吃頓飯。她氣憤至極,換了號碼斷掉了和過去的一切聯系。

  

  她這一生,要什么都得到了,唯獨感情不順暢,不管和誰似乎都差了一步。

  

  為什么會回北城呢?只是時隔多年想回來再看看他們,北城的路況幾乎沒有什么變化,她輕車熟路就轉回了家,她也不知道為什么,怔怔地看著家門口發呆。

  

  她有鑰匙,當初走的時候帶走的,雖然房子是緊閉的,但她還是害怕會看到沐澤說的那個女人,畢竟她的女兒她的丈夫都屬于了另一個人。

  

  是祁昊的太太先看到她的,不計前謙地喊了她一句,“你要不要進來坐坐。”

  

  北城的冬天一如既往的冷,她抱著水杯發起呆來,就聽到了她問,“你是回來找沐婘的嗎?”

  

  她想點頭又想搖頭的,只是接過話,“她去哪了?”

  

  “老沐離開后,就去了南淮不肯再回來,她遲早都要走出來的,你是她媽媽,多開導開導她。”

  

  這幾年來,她想過很多種可能,卻唯獨沒有想過他已經不在人世這種可能,眼淚猝不及防地滑落,她不確定地反問,“你說沐澤去哪了去哪了?”

  

  任她再如何歇斯底里,也改變不了他已經離開了的事實。她早該想到的,如果只是心死了,也不會拒絕地那么冷硬,像是要逼走她一樣。

  

  那一天,她帶著滿眼地眼淚在他墓碑前不停地埋怨,只是那個等她的人不會再來了。

  

  她聽說,他離開的那天,北城也像今天一樣飄滿了雪。她用手掃去落在他墓碑上方的雪花,對著墓碑笑了笑,“你知道嗎?今天我們的女兒要結婚啦。新郎是隔壁家的那個男孩。

  

  那個男孩,我跟他聊過啦,他很在乎她,她這一輩子一定會比我們快樂得多。”

  

  她含著淚水對著墓碑上的那張照片邊說變笑,好像在跟一個摯愛的人講話一樣。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 麻将两人合作作弊技巧 财神捕鱼官方下载 重庆时时彩计划 稳定版 新时时快速购 快三计划软件app下载安装 体彩七码遗漏 重庆时时杀一码 11选5任选8稳赚技巧 电子宠物怎么玩 时时彩人工计划 大乐透1000期走势图 大发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重庆时时彩论坛 上海时时论坛 福彩网址一分快3 欢乐生肖全天免费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