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|体育彩票走势图表31
第十章·張少爺
11/266

第十章·張少爺

  這不,南河與常莫辭正說話呢,外面又報,說張夫人來了。

  常莫辭先退下了。

  簡歡打起簾子,南河略略一偏頭,就看見從外廳落地屏風那里露出來一個貴夫人,穿著一身棗紅色的瀾裙,配以暗胭脂紅的花紋,被水綠色的屏風綢面一襯,真是明艷得很。

  “南河呀,你怎么坐起來了?簡歡,快把簾子放下來,當心著涼了。雖然如今是季夏,早晚的風還是要仔細著點。”陳河州優雅地走來,在床前兩三步處停下,她的一個丫鬟搬了凳子過來,陳河州朝著南河坐下,右手扶一扶發簪,左手整理好裙擺,臉上始終掛著得體的微笑。

  進了屋,陳河州暗紅的衣服似乎安靜下來,完美地與屋子里素雅的色調融為一體。

  真是恰到好處的紅。

  南河為了禮貌,直起身子問好,被陳河州止住了。

  “噯,都是一家人,不用這樣生分的。我呀,就盼著你快點出月子,我好早點接你回家。”

  回家?好像真的快一個月了哦。

  后來陳河州說了什么南河不大記得了,她一邊走神一邊應著,心里就想著,萬一真的要去張府她怎么辦?已經是不熟悉的時代,好不容易熟悉了一處,還要她換一個陌生的地方住嗎?

  陳河州最讓南河佩服的一點是,不論南河有多么敷衍,她都能與南河自如聊天,充分展現了一個慈愛的婆婆是怎么關愛兒媳婦的。

  臨走前,陳河州還囑咐了幾句話,南河大約在聽著。當陳河州踏出房門時,南河才猛然意識到,她剛剛最后一句話是什么。

  “以前阿毛年輕不懂事,惹了他爹不高興,竟然跑出去了,一走就是半年。如今南河你的孩子出生了,他也是當爹的人,總該明白長輩的苦心。過幾天阿毛回來,你們就在家待著,好好過日子。他若是還有什么沖動毛躁的地方,南河你就勸一勸。到底是夫妻,哪里能總是分隔兩地。”

  

  她說,阿毛要回來?!

  好吧,阿毛就是她那個丈夫,張家的少爺。之前南河問過陳河州為什么這樣稱呼,她淺笑道:“我這兒子生得富貴,怕老天爺少了他的福氣,所以取一個賤名壓一壓。”

  理由充分,因此南河不能以名取人,不能因為他叫“阿毛”這樣粗鄙的名字,就覺得他是個粗鄙的人。南河也明白這個道理,不過她實在沒辦法喜歡這個名叫“阿毛”的男人。

  常莫辭叫他“慎之”,名字倒挺別致,就是人品好像不怎么樣。

  這一個月來,雖然父母兄弟丫鬟都盡量避免提到這個人,南河或多或少也知道一些。她簡單歸納了一下。

  一,常南河與張慎之是青梅竹馬,關系很好。兩個人好到什么程度呢?之前南河無意間在這個小姐的舊物里發現幾十塊絲帕,顏色繽紛花樣繁多,相同的是每一個上面都繡了“慎之”兩個字。

  簡歡一看見就給收起來了。南河問她,她才說,這些都是五六年前小姐一針一線繡的。

  可是據南河了解,這個小姐是不喜歡繡花的。大概是太喜歡一個人,才會甘愿為他做這些吧。

  二,張慎之與常小姐婚后關系應該不是很好。南河不知道他們的矛盾是什么時候產生的,可是按照時間推算,張慎之走的時候常小姐都已經懷孕兩個月了。他應該知道的呀。

  如果張慎之在乎她,怎么就會這樣走了?

  在南河看來,他太過絕情,沒有一點兒責任意識。

  三,張慎之可能不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好人。他為什么會和張家老爺發生沖突?為什么選擇離家出走?為什么所有人都罵他不肖?空穴來風,口碑這么差,一定是有原因的吧?

  這樣的男人,一想到要和他過日子,南河就忍不住瑟瑟發抖。

  可是他要回來了,怎么辦?

  

  又是一天。

  今日反常。

  以前這個時候,常莫辭一定來過,可是今天遲遲不見他的身影。

  南河坐在梳妝鏡前,簡歡正在為她梳頭發。她的手很靈巧,南河及腰的長發在她手上變得很乖,一縷縷都服服帖帖的,盤成已婚婦女的隨云髻。簡歡挑了一個碧玉簪,為南河別在一邊。

  “莫辭呢?”

  “簡歡也不知道,少爺應該在書房讀書吧。小姐,你看這個怎么樣?”

  南河往銅鏡里看去,剛剛簡歡給自己頭發上加了幾顆桃紅色的小裝飾,和她今天穿的這件海棠紅瀾裙十分相宜。

  “好看。”南河站起來轉了一圈,心情愉悅,“簡歡,我們出去走走。”

  今天是一個晴天,陽光不烈,還有柔柔的風,天氣實在不能再好了。

  南河踏出屋子,深深吸了一口氣,輕軟的風混著花草的香味兒和陽光的暖意撲來,整個人好像都明媚了不少。

  一個月啦。

  剛剛來的時候,只是匆匆看了一眼,后來生了孩子,在屋子里悶了一個月,南河記不清常府是什么樣子了,原來也不過是潦草的印象。此刻她的眼睛里什么都是新的。

  常府很老舊了,廊柱子上的漆都磨光不少,梁上的彩繪也已掉色,在外面一眼看去,整個宅子都是暗沉的色調。宅子里花草樹木極多,進了院子才知道里面原來這樣生機勃勃。

  此刻恰是夏末,院中長春花正開著,深綠的莖葉上托著一朵粉紅。旁邊幾株朱槿花,大紅的顏色十分耀眼。另外一個角落里還有一排蜀葵,一個個長得很高,腰上別著胭脂色的花兒。

  “小姐,您以前最喜歡這些紅艷艷的花兒了,每次都是親自培土澆水。咱們不在家的時候,少爺一直照顧著這些花兒,小姐你看,開得多好。”

  南河心里一軟。

  以前她喜歡的花兒,莫辭也是認真打理,從來不會忘記澆水施肥。

  “書房在哪里?”

  簡歡微笑著,引南河往書房去。

  常莫辭的書房與南河的住處隔得不遠,出了小院子門,穿過一片花圃就到了,只需走幾分鐘。

  進門后,只見內堂墻上掛著一副孔圣圖,題字“萬世師表”。旁邊一副對聯寫著:三更有夢書作枕,四時無芳筆生花。

  除此之外,小廳內只置了四把椅子、兩個茶桌,用來招待文友;另外兩張高幾,放在對聯兩側,上面各有一盆蘭草,長得茂盛。

  小廳兩邊都是隔間。

  左邊鏤空木墻,留著一個小門,垂著門簾,隱約看見里面是小憩的地方。右邊一個滿月門,門內是書桌、書架等物。

  右邊沒有人。南河撩開左邊的門簾,也沒有人。南河問門前侍立的人:“少爺呢?”

  “回小姐的話,少爺一早被老爺叫去問話,過一會兒就回來。”

  既然如此,就等一會兒吧。南河在下首揀了把椅子坐下。

  簡歡還想著小姐早上沒有吃飯。

  “小姐,您看,少爺現在忙著,不如我們先回去吃了早飯再來唄?”

  南河搖頭。

  “目前不想回去了。要不這樣,我在這里等你,你去取點兒吃的。”

  簡歡行禮后退下了。

  南河等著無聊,就和侍立的兩個家丁說了兩句話,沒想到兩個都是悶脾性,南河問什么他們就答什么,一個字都不肯多說。

  南河右手支在桌子上托著腮,左手有一下沒一下敲著桌子,目光閑閑地四下里巡游。

  忽然看見一個人走來,好像是朝著書房來的。離得遠些,南河看不清臉,看身形是個男人。

  她坐起來。

  “那人是誰?”

  “回小姐,那是張家的小少爺。”

  張家?少爺?

  趁著他還沒有看見自己,南河起身往門簾后面一避,囑咐道:“不要說我在這里。”

  南河對自己丈夫的了解不多,只知道張少爺是一個混蛋,此刻看見,倒是衣冠楚楚道貌岸然得很。

  隔著木墻紋的縫隙看著,那人走近,既瘦且高,頭發用一根白玉簪子束起,配一身竹青色長衫,整個人顯得格外清秀。

  “文頁,子留兄在不在?”

  “我們家少爺這會兒不在屋子里,不過他吩咐了,要是您來了,就把東西給您。”

  名叫文頁的家丁進屋,將擱在桌子上的幾本書拿過來。張少爺也隨著走進來,離南河不過幾步之遙。

  南河往里面走了半步。

  張少爺的臉雖然看得不真切,五官輪廓卻是十分漂亮。他的皮膚白凈,聲音溫和,滿身的書卷氣,南河實在想不明白他怎么招來這樣的罵名。

  大概是,人不可貌相吧。

  張少爺接過書冊,小心翼翼抱在懷里。

  “待子留兄回來,請一定要幫我轉達謝意。結草銜環,無以為報。”

 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見,南河還沒有反應過來。這反差也太大了吧?看他的斯文模樣,哪里有半點混蛋的感覺?原來南河聽了常母等人那些話,在腦海里勾勒過他的相貌,就算不是滿臉橫肉,好歹也應該帶一點兒兇悍。他的聲音,就算不是粗獷難聽,講話也不應該這樣禮貌得體呀。

  南河走出來,坐下,一臉困惑。

  “小姐?”

  “沒事沒事。”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 pk10最牛稳赚公式5码 比分网即时比分500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直播视频 云南时时历史开奖号码查询今天 彩票规律 我要牛牛看牌抢庄技巧 安徽时时快3遗漏号 美国本土nba投注比例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 pk10官方软件下载 分分快三全天在线计划 北京pk赛车开记录 七星彩教你如何看规律 缅甸真人龙虎下载 正规网上购彩网站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现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