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|体育彩票走势图表31
第四章·今昔
5/266

第四章·今昔

  和他們倆同一個幼兒園的一個小胖子家境還算殷實,有好多漂亮衣服,打扮得十分可愛。

  一天,小胖子對大家說:“我搬了家哦,新家特別特別漂亮,又大又新,還有一個大大的液晶電視,掛在墻上的那種!”

  北辰想了一下自己家的房子,好像還是幾百年前舊房子修的,沒有大大的電視,只有好多好多書啊草啊古董啊的。好可憐啊,他想要新房子。

  一天,小胖子請大家吃糖:“這個可是我叔叔從外國帶回來的巧克力哦,舔著吃,好甜的!”

  北辰想想自己的叔叔……哦對了,沒有叔叔,有一個姑姑,每次來車鄰都帶著難吃的燕窩,嗚嗚嗚,為什么沒有巧克力?

  一天,小胖子宣布:“我這個星期天要去游樂場玩,你們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呀?”

  北辰想去,可是他還要背書,姐姐都在讀《孟子》了,他《弟子規》還沒有背完呢!

  又一天,小胖子問北辰:“你的衣服為什么都這么舊啊?你媽媽不給你買漂亮衣服嗎?”

  我媽媽!

  北辰好像被踩到尾巴一樣。

  北辰與南河的爸爸媽媽一直在國外打理生意,回來很少,這么多年他們一直都是自己生活。小時候托爺爺照顧,上中學后回天之港住,相互照顧。

  現在北辰自己開始賺錢,漸漸地理解父母。可是小時候,不管是北辰還是南河,多多少少還是怨過父母的。尤其是北辰,從小就好強,總覺得父母不在身邊是一件丟臉的事情。

  面對嘲笑的時候,他其實手足無措,可是他不能認輸,只能用憤怒去掩飾。

  小胖子有口無心嘲笑北辰幾句,北辰生氣了,像一只小豹子一樣撲過去。

  兩人打成一團。

  從體型上看,瘦小的北辰是沒有勝算的,小胖子的體重足足比他多了一倍,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長跑運動員不小心走進了相撲賽場,還比賽起相撲了。

  不過北辰身上有一種狠勁,打架時那種不要命的樣子很嚇人,連稱霸幼兒園的胖爺都有些害怕,最后竟打了個平手。

  北辰覺得,要不是南河在他們倆分出勝負之前叫來了老師,最后贏的一定是自己。

  

  沐蘭蘭聽到這里的時候,不禁感嘆道:“北辰真的是惹不得啊!”

  南河笑道:“你以為北辰會這么算了?”

  故事還有下半場呢。

  

  北辰有一輛兒童汽車,電動的那種,十幾年前十分稀罕,小孩子有一輛電動汽車比現在大人有一輛豪車還要有面子。這是段君子送給兒子的禮物。車鄰里地方寬敞,北辰平時就在大門里隨便跑跑。

  這一次生日,北辰偷偷找姑姑給他買了一套酷酷的皮衣。

  一切準備妥當。

  趁著段仁不在家的一天,北辰穿上小皮衣,開著電動汽車去了幼兒園,截住小胖子。

  小胖子抬頭看見北辰的電動汽車,一雙眼睛睜大,滿滿的都是驚羨,把肉嘟嘟的臉都擠得變形了。

  “胖子,我的汽車帥不帥?”

  小胖子看著汽車:“嗯嗯嗯!”

  北辰驕傲地抬起頭:“你想不想碰一下?”

  小胖子:“嗯嗯!”

  北辰露出一個邪邪的笑容,一旁的南河喊了聲“北辰”,他已經發動小汽車,直接撞上去。小胖子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哭叫起來。北辰在撞到他之前剎住車,哈哈大笑。

  自此,北辰在幼兒園稱霸。

  不過,人前帥氣,人后北辰可是吃了不少苦頭。爺爺知道這件事情之后十分生氣,罰北辰在院子里跑步。

  

  此刻南河站在車鄰的院子里,好像看見小小的北辰邁著小短腿,一圈一圈背《弟子規》,卻不肯服輸認錯的樣子。

  “小北,《弟子規》中,‘身有傷,貽親憂’下一句是什么?”

  “德有傷,貽親羞!”

  “你是否知錯?”

  “爺爺,我沒有錯!《弟子規》里還說了,‘親有過,諫使改’,爺爺你做得不對,我就要說!”

  “倒是說說,我哪里做得不對?家里的錢是我掙的,你可以用,但是不能揮霍,更不應該為了攀比傷害同學!”

  “我又沒有真的撞到他!爺爺,你明明教我們了,過猶不及,你不亂花錢,可是你不能學嚴監生!”

  段仁站在樹下,沉默了。

  南河也知道北辰說的是對的,只是她很少有北辰那么勇敢。

  就在這里。

  路邊的菩提樹高了幾尺,地上的沿階草又開出白色的細碎小花兒。

  時光走了很遠,他們長大了,又好像什么都沒有變。

  

  在車鄰的日子平靜得像流水一樣。

  因為南河懷著身孕,爺爺不怎么讓南河和碰手機電腦之類的東西,南河的生活與古人沒有太大的區別,好在南河性子淡,每天讀讀書,逛逛園子,練練書法,倒也不覺得無聊。要是換了沐蘭蘭,恐怕早就急出病來了。

  莫辭有空便來看他。倒是北辰,好像在上海扎了根一樣,一出差就是幾個月。之前沐蘭蘭中途回來一趟,看了南河后又匆匆趕回去。北辰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回來。

  “你就放心吧,到你預產期前,無論多忙,我一定回來看著你生孩子,行了吧?”

  這是托沐蘭蘭帶回來的話。

  

  不知不覺已經過三個月。這一天夜里,下著大雨,電閃雷鳴的。

  南河喜歡雨聲。在她看來,大自然的聲音再喧囂,都能讓她感覺到寧靜。這樣的雨夜,正宜讀書。

  南河從爺爺的書房里取了一本詩集,是黃仲則的《兩當軒集》。南河一直很喜歡這個詩人。

  黃仲則是清朝乾隆年間的著名詩人,他與納蘭性德并稱為清朝的詩詞雙璧。可惜,他的社會地位沒有納蘭性德尊崇,經歷也沒有納蘭性德那樣傳奇,所以當下眾人只知道納蘭容若,卻很少人有人聽說過黃仲則的名字。即使,他的詩文早已是家喻戶曉,譬如“十有九人堪白眼,百無一用是書生”。

  南河喜歡他的詩。

  黃仲則的詩中總是充斥著揮不去的無奈之情。這種無奈,也許有的時候南河并不能夠感同身受,但是,他的詩總是美的,每一個詞句,都仿佛帶著輕輕微微的涼意,是一種在秋天銀杏樹下的井水里泡過一夜后深入骨髓的涼意,總是能讓南河找到寧靜。

  正好讀到一句“別后相思空一水,重來回首已三生”,響起了敲門聲。南河將竹書簽夾進去,合上書,理好流蘇,再去開門。

  門外封源撐著一把大傘,在雨里站著。見她開門后,將書中的一個信封遞過來。

  “大小姐,我身上濕氣重,就不進屋子了。這是少爺托人帶回來的,他今天下午才回來,公司那邊的事情又脫不開身,說明天來看你。”

  南河謝過,連忙進屋坐到了燈下,信封上沾了幾滴雨,好在是牛油紙,沒有滲進去。南河用袖子揩了。

  正面是一行豎排的字:“段南河啟”。難得一本正經。字龍飛鳳舞,很漂亮,這都是得益于段仁的栽培,南河與北辰寫得一手好字,毛筆字也是極佳。

  南河一笑,打開信封,伸手進去抽出一頁折起來的淺棕色信紙。

  哎呀,也不怕麻煩。

  展開信紙:

  

  段南河:

  你穿越了嗎?打了幾百個電話都不曉得回!算了,不必多說,我寬宏大量,就原諒你了。如果不是我日理萬機,實在太忙,一定去看你。你肚子里的小球長大了沒有?快點快點,想想有人要叫我舅舅,我就好開心。

  還有,明天我去車鄰,準備好迎接我吧!

  你的大哥,段北辰

  

  南河無語地搖搖頭,就這點內容,壓根兒就沒有重點,有必要勞煩他一個整天只用鍵盤的大經理提筆嗎?還麻煩這么大年紀的封源叔跑了一趟。

  “這個笨蛋,非得寫什么大哥,明明就是弟弟嘛。”南河把信貼在胸膛,心里暖得不像話。

  想著,要是把這封信公開,讓公司員工們看看老板的傲嬌小弟模式,會引起怎樣的軒然大波呢?

  南河不禁笑出聲。

  她在角落里找到手機,已經沒電了。本來準備回個電話給北辰的,不過雷電太大了,南河想著,明天再說吧。

  她得告訴他,我也很希望能有人叫我姑姑呢。

  手指輕輕點在屏幕上,南河有些心疼。世人都羨慕北辰出身好,可是年僅二十五歲就獨當一面的背后,誰知道他付出了多少努力呢?

  南河將信紙重新折好,裝進信封里,關上燈,睡覺了。

  大雨傾盆而至,垂柳在雨里彎了腰,假山上開出了雨花,荷葉擎不住傘蓋,俯身在水面上。

  整個車鄰都籠罩在一片酣暢淋漓的盛夏里面。

  

  莫辭一邊聽著雨聲,一邊收拾東西。

  “莫導,下這么大雨,你還回家去啊?”

  莫辭在大學讀了漢語言文學專業,畢業后從事文學創作,幾部小說被改成影視作品時,他都是自己操刀改成劇本。這一次作為副導演,在劇組里忙了大半年,總算有了兩個月的假期,他當然要迫不及待趕回去了。

  “嗯,是要回去,下面的事情就麻煩各位了。”

  “哎呀,莫導這是要回去陪老婆吧?什么時候請我們喝喜酒?”

  “離預產期還有十五天。”他是數日子過的。

  和莫辭稍微熟悉的工作人員要他請吃飯,都起哄。莫辭高高興興地答應了,隨后和大家告別。

  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 七星彩历史开奖数据 pk10走势图分析书籍 黑龙江时时综合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 彩客网完整比分直播 老时时彩开奖号码 广东时时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河北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 快速时时能玩吗 北京pk10庄家怎么盈利 幸运pk10计划在线计划 pk10长期稳赚的方法 稳赚六肖是什么网址 七星彩前四位算法论坛 开心七星彩网一手机版 麻将游戏下载单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