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|体育彩票走势图表31
第一章·佛緣
2/266

第一章·佛緣

  南河在沐蘭蘭的陪護下,拾級而上,未入寺廟,便聽見僧人的梵唱。低低的,仿佛是凝在山間的流云,為世間蟄伏于苦難的寧靜內心頌的歌。

  站在寺門外,青石板條條齊整,南河微笑著,雙手合十,向前來迎接他二人入寺廟的住持元空微微俯首:“元空師父無恙?”

  他年紀大,一把胡子已經花白。明明很是慈祥的表情,卻讓沐蘭蘭覺得很是威嚴。大概得道高僧都有這么一種無形的氣場吧。

  沐蘭蘭看了看虔誠的南河,再打量一番眉眼肅正的元空,也學著雙手合十致意,不敢貿然發出聲音。環境的力量是巨大的,沐蘭蘭平時咋呼慣了一個人,來到這種清靜之地,也自覺得鬧騰有些不妥當,便收了七八分性子。

  早在來寺廟之前,南河就囑咐過沐蘭蘭,不要穿緊身的衣服,身上不能有顏色過于鮮艷的裝飾品,不能夠用香水,不能和寺廟的僧人有肢體上的接觸,真的把沐蘭蘭弄的頭暈腦轉。沐蘭蘭想,還是少說點話,少說少錯,應該也就沒什么大問題了。

  元空師父向沐蘭蘭回了個禮。而后,轉向南河,淺笑道,一切皆安好,又看了眼南河微微凸起的肚子,“別來已經有七年,倒是該恭喜女施主了。”

  沐蘭蘭一聽這話,頭雖然低著,心里卻泛起了嘀咕,聽著師父的語氣,好像之前和南河就認識一樣,雖然口中稱呼女施主,可是,她可聽得出話中的親切之意。

  南河再次抬起頭,已經是眉眼彎彎,她的手扶上自己的肚子說道:“怕擾了佛門清靜,不然北辰一定就跟來了,我不肯,便帶了這位,”她牽住沐蘭蘭的手,“北辰也快結百年之好了。”

  沐蘭蘭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  元空微笑著,微微側身,“二位女施主,請。”

  南河拉著沐蘭蘭,踏入寺門,古色古香的暗黃色墻上,開了兩開的對扇大門,門楣上磚上雕刻了微塵寺三個字,用樹漆仔細涂過一遍。

  沐蘭蘭扶著南河,而元空走到南河的另一側,稍稍離著一步的距離。

  南河心中淡然,且小的時候,曾經在微塵寺住過,再至故地心中懷了留戀之情,一草一木都細細打量起來。元空是佛家弟子,一心清修,話本來就不多,三個人竟沉默了一路,沐蘭蘭不敢出聲,心中卻是有些不安穩。

  寺廟么,沐蘭蘭也不是沒有去過,只是現代的寺廟大多都是旅游景點,一墻一山,哪里隔得住城市的紛擾,更有甚者,商家假借僧人名義招攬游客,大肆宣傳,兜售紀念品,已經是屢見不鮮了。而這微塵寺,隱在山中,連香客都不多。如果不是南河引著,沐蘭蘭根本不曉得這里還有個寺廟。

  一路走來,曲徑通幽,梵唱清人,倒真是有幾分超然物外之意,沐蘭蘭原本以為他兩人要去大殿參拜,卻不料元空引著他們,先自側墻外入了后禪房,路過大殿時,沐蘭蘭瞥了一眼,有老者跏趺而坐,慈眉善目,下面坐了有三十來個小和尚,隱約聽見幾句“如來說諸心,皆為非心,是為名心……”

  果然是清修啊,恐怕能來的都是真正的信男信女,就像南河這樣的。這樣想著,沐蘭蘭忽然發現自個是濫竽充數來著。

  

  在大學的時候,南河就認識了她現在的丈夫莫辭,兩人漸漸踏入了婚姻的殿堂。有一次,南河這樣問她,蘭蘭,你相信緣分嗎?有緣的人,即使是散了,經年之后,還是會回到彼此的身邊,大概是前生錯過了一回吧。

  沐蘭蘭不明白,后來才知道南河和北辰這一對雙胞胎姐弟小時候住在爺爺家,和莫辭是幼兒園的同班同學。小莫辭有一回嘲笑小北辰穿別人舊衣服,讓小北辰給揍了,當然,北辰也沒討到好,他爺爺知道后,讓他繞著院子跑了三圈,一邊跑,一邊背《弟子規》。

  事實上,段家一點兒都不窮,他爺爺住的老宅院子足足有兩個足球場那么大,可跑壞了小北辰一雙小短腿。只是爺爺為了培養孫兒的良好品德,不讓他們鋪張浪費。

  可惜了,段老爺子的一片苦心付諸東流,北辰并不曉得節儉這兩個字怎么寫,高中畢業之前沒有什么收入還好,高中畢業之后他半工半讀,在段氏集團里從基層做到了部長,還拿到了經濟、管理雙學位,并且考上了研究生,大三時開發軟件,一個猛子扎進去,成績竟然也是斐然,因此當別的大學生畢業時愁著找工作的時候,北辰已經是日進斗金了。他問爺爺,我自己憑本事賺的錢憑什么我不能花?

  而南河相比于她的弟弟,就安靜多了,大學時讀了個文學系,出版了幾本書,找了個男朋友,二十三歲便嫁了人,二十五歲寶寶都懷上了。

  莫辭也是文學系的,現在是業內知名的作家,有好幾部作品都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,南河不用愁吃穿,過得也還算悠閑。

  家族企業有北辰繼承,女婿人不錯,又是個癡心的人,家長自然樂意見到南河悠悠閑閑地過日子。

  懷孕后,南河想著回微塵寺一趟,北辰莫辭抽不開身,兩個大男人拉著沐蘭蘭嘮叨嘮叨了許久,一定要她照顧好南河。

  沐蘭蘭忽然想到,南河那一句,擾了佛門清靜,恐怕不是托詞。這樣安靜悠然的地方,以北辰的性子,來了,恐怕的確不得安生吧。

  推開門,進了禪房,不過四個凳子,一張桌子,一張床,簡單而干凈。

  元空問他們二人可需要齋飯。

  “要一些的!”沐蘭蘭陪著南河凌晨三點就起床,走了這半日早就餓了,又惦記著孕婦,不由得聲音大了些,話出口,馬上閉上口,半晌,略有些尷尬的補了一句,“多謝元空師父了。”

  “不必拘謹。”元空輕輕一笑,似乎回憶起什么來,“姑娘這性子,和北辰倒也般配。”

  沐蘭蘭一窘,報以微笑。

  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和北辰般不般配,只是,在很多人看來,是不般配的吧,實在是沾了南河的光。

  大學時,她跟南河是一個宿舍的,而北辰,則是大學里,最最耀眼的存在。畢竟長得好看、有能力、家里還有錢的男生能有幾個啊?一開始,沐蘭蘭不過是傾慕,崇拜,迷戀北辰的一眾女孩中的一個而已,平凡得北辰都看不見她。憑著南河,她才能近水樓臺先得月。

  北辰,也算個好男友吧。雖然迷戀他的女生一大堆,可是除了他親姐和他親媽,他真的沒有對哪個女生上心過。

  和沐蘭蘭成為男女朋友后,他更不會管其他的女生,只是和沐蘭蘭吃飯,約會。他性子活潑,也不顯得疏離,很熱情的樣子。

  然而,沐蘭蘭雖然性子大大咧咧,但到底是女孩子,心細一些。她總是覺得,就算不是自己,換了別的女孩子,北辰大概是也是一樣的吧,好像只是作為男女朋友一種責任。

  事實上,生在那樣一個家庭,父母冷漠,爺爺嚴厲,奶奶早就去世,北辰真正親近的,只有一個姐姐而已。少年時代,又交了損友,因此他對大部分人都戒備著,雖然表面上熱情周到,但是除了他親姐姐段南河,其他的任何人,他都并不在乎。南河嫁給莫辭之后,北辰還有些生氣,好長一段時間都沒理她,即使現在每次見到莫辭,仍然是一臉不爽。

  有一次,沐蘭蘭鄭重地問段北辰,知不知道心理學大師西格蒙德·弗洛伊德?

  這還真算是觸到了北辰的知識盲點,他聽說過這個弗洛伊德,卻不甚了解,也就聽不明白沐蘭蘭這些話里的潛臺詞。北辰掏出手機上網搜了下,知道了沐蘭蘭的潛臺詞。

  弗洛伊德,奧地利精神分析學家,《夢的解析》作者,當然,他最著名的學說是……

  “沐蘭蘭,你找打!”北辰扔下手機,去追明智地溜之大吉的女朋友。

  而原本坐在他倆對面的南河與莫辭,相視一笑,南河撿起北辰扔在沙發上的手機,莫辭看了幾眼屏幕,認真地說道:“其實,我也懷疑北辰真的有戀姐情結。”

  南河嗔怪道:“別胡說。”

  手機被返回主界面。

  

  盡管北辰看莫辭不順眼,但是南河與莫辭的確是幸福的一對,婚后不到兩年,就有了孩子。

  

  “元空師父,”南河開口,“這次來寺中小住,是想為我的寶寶求一段佛緣。”

  “未入凡世,已入佛寺,他此生投胎于你腹中,本就是佛緣。”元空說。

  元空離開后,沐蘭蘭扶著南河坐下,忍不住問道:“南河姐,你們在講什么啊?”

  南河輕笑,撫摸著小腹,道:“我在請大師為寶寶取個名字。”

  “啊?大師還會取名字啊?”

  南河點點頭。

  “我和北辰的名字,就是我爺爺請元空大師取的。”

  他們來得早,寺廟中的弟子正在晨課。兩人便暫時歇在禪房中,用了齋飯。

  “原來不用菜,白米飯甜絲絲的!像糖一樣。”沐蘭蘭喝了幾口清湯,又扒了幾口飯,“南河姐,你再吃一點,你胃口不好,可別餓著寶寶。”

  南河點頭。

  “吃完我們去參拜。”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浙江省体育彩票走势图 北京pk10走势软件 腾讯60秒彩票计划软件 pk10软件怎么制作 广东快十技巧稳赚 手机上炸金花怎么能赢分呢 香港2019年特36码 到底有没有稳定的飞艇计划 动态澳盘新浪竞技风暴 玩三公红包规则图 时时彩高手交流论坛 90win足球即时比分 2017北京pk10直播视频 时时彩定位胆稳赚技巧和经验 排列三组六万能码 中国vs波兰 筋斗云足球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