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未雨 梨花先雪

閱讀:724973

打賞:274417

字數:110527

南瓜:2872

收藏:14656

守護:0

替嫁五年,她數著約定的日子。想要逃離他時,卻不想迎來的是他更加霸道的禁錮。她摔得滿身傷痕,本以為他不愛自己,可他卻總在關鍵時刻站在她身前替她擋下一切傷害。
不過,這位王爺?不是你說五年后就要放我離開嗎?你現在是什么意思?女人抓著床單,不停地顫抖著身體。
這個王爺是屬狗的吧!嗚嗚,渾身上下都被他啃了一遍……

作品評論(1741)

  • 黛魚

    黛魚

    2018-02-25 09:39:44

    我下單的評論,我不介意你們毒評什么的,但是要是雞蛋里挑骨頭,還有我下單賞析評寫都是毒評的不好意思,你要是說的沒道理我就罵你。
  • 君可見

    君可見

    2018-02-01 17:54:34

    “舊時貪得一晌歡,今日卻余思難罷。”
    燕郎的《策馬》里曾有這樣一句詞,直言坦敘,我很喜歡這本書里輕柔的描寫手法。當看到“朝霞在遠山的頂峰上緩緩暈開”或落水那節在秦貴人宮中,幾人心中纏綿思緒。
    我喜歡這樣極細極柔的東西,如燕郎的歌,如這本書里打動我的時刻。
    是水一樣,在磅礴的壯闊被柔化,卻不失它本身的傲骨。
    再說回文。替嫁之身,這是虞煙嬈一直記得的,仿佛是已經成為自省的魔咒。她貪戀的時刻,她想要溫情的時刻,這一件事情都束縛在她的心尖。這讓她產生了很矛盾的一種狀態,我知道這個姑娘,她必然是對自己喜愛的東西有占有欲,偶爾又傷情于自己名分不正,始終覺得自己只是一個代替者罷了。這樣的情緒如同螞蟻啃咬,實在難熬。
    起初的時候,我以為她就是這樣溫柔的,甚至被脅迫所以顯得有些懦弱的女子。可她只是在自己的愛人面前甘愿放低了身段,當有人覬覦鳳清濯的時候,她突然好想有了勇氣,如同一個倔強的小孩。
    她數著日子,一年兩年,五年過去。她以為自己要被舍棄,從不曾想枕邊人是否對她動了真心。
    他們一個不舍的表露,另一個覺悟太遲。
  • 瓷瓶兒

    瓷瓶兒

    2019-04-05 20:12:27

    很好誒,加油